免费注册 | 登录 制片人导演联盟 - 征集剧本 - 大赛 - 战略合作 - 委托创作 - 剧本诊断 - 联合出品项目 - 版权保护 - 成交作品 - 广告投放 - APP
华语编剧网,中文第一编剧门户网站
电影剧本 | 网络电影剧本 | 电视剧剧本 | 网剧剧本 | 微电影剧本 | 短视频剧本 | 小说 | 其他 · 推荐|免费|名作|关注  编剧库 | 编剧培训 | 编剧教程 | 编剧招聘
华语编剧网编剧培训班欢迎报名 优质影视项目欢迎投资 制片人联盟、导演联盟成立,欢迎加入 
电影编剧实战班,半价优惠!
权属:原创 · 授权发表 字数:52264  阅读:5036 
投稿:2019/5/13  修改:2019/5/13 审核通过:2019/5/13
爱情,青春校园,悬疑推理 小说
灰烬飞舞(1-7)章
推荐
作者:千树花开 [河北三河] 实名 [如何联系作者] 关注  出售价格:面议
  • 故事梗概
  • 作品正文
  【本作品已在华语编剧网版权保护中心进行版权登记,登记号:2019-B-01387

  人性  探案

  人物简介: [展开]

  详细梗概(6724字)
  2004年,北方城市A市 “PUNK”酒吧地下停车场里,一个年轻男子张启楠被人杀死在他的宝马X6车里。杀人手法与七年前的杀人狂作案手法相似。
  A市公安局重案组组长韩立夫(31岁)在查案时遇到他曾经的学生艾丰(25岁),因为艾丰敢想敢干的性格,韩立夫对她一直印象深刻、念念不忘。艾丰是张启楠的心理咨询师。艾丰说张启楠患有严重的自恋型人格障碍。张启楠因为吸毒被医学院开除并且在戒毒所住了一年。
  因为一场车祸,韩立夫与艾丰的关系迅速升温,发展成情侣,但是艾丰心里似乎存在某种障碍无法与男人亲近。
  张启楠的堂兄张运豪发现有人跟踪他,因为害怕,他告诉警察,张启楠死前曾策划绑架艾丰,把她的肝卖给戒毒所认识的肝癌患者周彩华,张运豪负责开车。这个绑架计划因为张启楠被杀而胎死腹中。
  韩立夫发现有一个年轻男人跟踪艾丰,这个男人很可能也一直在跟踪张运豪。韩立夫设法接近这个男人,他的名字叫刘远。韩立夫假扮心理咨询师在酒吧跟他聊天。
  刘远给韩立夫讲七年前他和艾丰是A市第一实验中学的同班同学,并且,刘远一直暗恋活泼、可爱、泼辣、调皮的艾丰。艾丰总是替他打抱不平,想方设法收拾欺负他的人。
  韩立夫发现刘远讲的故事里出现了另一个名字——马政泽。马政泽七年前被杀。作案手法与连环杀人狂作案手法相似。马政泽被杀后,艾丰的同学李尚文失踪。
  当案情渐渐清晰时,张运豪也被杀。
  通过刘远给韩立夫讲的故事内容越来越多,复杂的案情也渐渐浮出水面。刘远被逮捕,他承认他模仿杀人狂的作案手法作案,他就是杀死张启楠和张运豪的凶手,为的是保护艾丰。刘远承认,他就是李尚文。七年前,李尚文杀了马政泽,因为马政泽的父亲马鹏程逼死了李尚文的父亲李铁军。
  然而,这是真相吗?真相重要吗?
  
  大纲
  
  第一章
  2004年夏天的一个午夜,张启楠到皇家酒店地下的“PUNK”酒吧喝酒,在酒吧里他与曾经放他鸽子的女孩发生扭打。随后,张启楠离开酒吧,他在自己的宝马X6车里遭到袭击身亡。
  第二天清晨,A市公安局重案组组长韩立夫和刑科所的同事高晨一同前往皇家酒店地下的“PUNK”酒吧勘察张启楠被杀案发现场。
  张启楠的父母告诉韩立夫,张启楠在戒毒所里住了一年,出来刚一个月,他一直在看心理医生。
  张启楠的尸检结果显示,他头部垫着他的西服外套遭到钝器重击,这是致命伤,并且他的肺里有高浓度氨。韩立夫怀疑这起案件与七年前的连环杀人案件有关。
  
  第二章
  韩立夫和高晨一起去A市医科大学“冯柯南心理咨询室”找张启楠的心理咨询师艾丰调查案情。艾丰是个25岁的年轻女子。艾丰告诉韩立夫和高晨,张启楠是个严重的自恋型人格障碍患者,张启楠的父亲告诉艾丰,张启楠因为父亲反对他透支信用卡买奢侈品而暴打他父亲。
  案发时,艾丰在家睡觉,因为她单身而且独居,没有人证明。
  韩立夫和高晨离开咨询室时遇到艾丰的大学同学安琳琳,安琳琳认出韩立夫,五年前,安琳琳和艾丰上大二时,韩立夫给她们班上过犯罪心理学课。
  韩立夫因为失眠,他凌晨四点去张运豪(被害人张启楠的堂兄)工作的起运汽车修理厂门口等张运豪,结果,修理厂经理告诉他张运豪昨天就没来上班,电话关机,他失踪了。
  公安局要求局里的刑警去“A市医科大学冯柯南心理咨询室”作心理辅导,接待韩立夫的咨询师是艾丰。在作咨询的一小时时间里,韩立夫睡着了。
  高晨检验出张启楠身上的一根头发不是张启楠的。
  韩立夫和高晨应安琳琳之约去打网球,艾丰和安琳琳同去,因为心理咨询师不能和咨询者私下交往,艾丰打车先离开了。艾丰打车去了A市郊区的景逸疗养院看望赵屏。
  
  第三章
  韩立夫和重案组警员赵松去张运豪家里找张运豪,邻居说他六、七天没回来了。
  韩立夫去A市医科大学“冯柯南心理咨询室”作心理辅导,这次又是艾丰接待他。韩立夫又在咨询室睡了一个小时。之后,韩立夫告诉艾丰,他小时候出车祸后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并且因此经常失眠。韩立夫和艾丰坦言第一次见面时就认出了彼此,韩立夫对大二时的艾丰印象深刻。
  张运豪主动来到警察局,他说因为张启楠欠高利贷钱,他也受到牵连被高利贷的人追债他才躲起来,他说自己与张启楠的死没关系。韩立夫通过张运豪的身体动作判断他在说谎,韩立夫派赵松盯着张运豪。
  赵屏去世,艾丰拿走赵屏的遗物——李尚文(赵屏儿子)上高中时的卷纸。艾丰去A市第一实验中学初一八班看学生上课,这个教室也是她和李尚文上初中时的教室。
  
  第四章
  韩立夫为期一个月的心理辅导结束。安琳琳、艾丰和韩立夫、高晨一起去打网球。
  张运豪在网球场停车场看见韩立夫的尼桑越野车,他发现这辆车经常停在他工作的“起运汽车修理厂”附近监视他,张运豪对尼桑越野车的刹车动了手脚。
  安琳琳扭伤脚不能再玩网球,四个人一同开车去韩立夫父母承包的果园玩。在山上,韩立夫吻了艾丰。五年前,韩立夫给艾丰所在的班上犯罪心理学课时,就对性格直爽的艾丰印象深刻,而且念念不忘。
  四个人开车回城里的路上,尼桑越野车刹车失灵,发生车祸,只有艾丰伤势严重,被送进医院。艾丰感觉有韩立夫陪着很幸福。
  
  第五章
  艾丰因为车祸骨折住院一个月,韩立夫接她出院。有一个男人跟艾丰问路,艾丰觉得他面熟,韩立夫吃醋。
  汽车修理厂的师傅告诉韩立夫,他的尼桑越野车的刹车被人动过手脚。这就是出车祸的原因。
  晚上,韩立夫去艾丰家看她,韩立夫发现,艾丰虽然明显喜欢他但是却被他的亲昵行为吓哭。韩立夫在艾丰家留宿,他睡在沙发上。
  刘远来找艾丰做心理咨询,艾丰发现刘远就是她出院时,跟她问路的男人。赵屏去世那天,艾丰在A市第一实验中学初一八班门口遇到的男老师也是刘远。
  张运豪来警察局,他说有人跟踪他,他十分恐慌。张运豪交代张启楠被杀前几天,张启楠策划让张运豪跟他一起绑架艾丰,张启楠要把艾丰的肝卖给他在戒毒所认识的肝癌患者——周彩华。
  周彩华的儿子周仓说周彩华在澳洲,她已经病危。周仓说自己不知道周彩华买肝的事。
  韩立夫发现有个年轻男人跟踪艾丰。这个男人的外貌与张运豪描述的跟踪他的人相像。
  
  第六章
  韩立夫发现那个男人还在跟踪艾丰。“跟踪男”随着极限运动俱乐部的团队去河边漂流,韩立夫假装自己也是俱乐部成员上了“跟踪男”的皮划艇。“跟踪男”告诉韩立夫自己的名字叫刘远。他们的皮划艇摔下瀑布,韩立夫救了刘远。
  韩立夫和刘远一起去饭店吃饭,刘远与人打架。韩立夫跟刘远去酒吧喝酒,刘远喝醉,嘴里不停念着“艾丰”。
  韩立夫把刘远送到酒店后去找安琳琳,安琳琳不知道艾丰上大学以前的事。
  刘远在酒店醒来发现酒吧结账单背面写着“心理咨询师 韩立夫”几个字和韩立夫的电话号码。
  
  第七章
  刘远约韩立夫在A市步行街的“爱神bar”酒吧见面,韩立夫以心理咨询师的身份与刘远见面,刘远回忆起他和艾丰的往事。
  初中一年级时,刘远和艾丰是A市第一实验中学初一八班的学生还是同桌。同伴同学马政泽为了跟艾丰坐同桌他给刘远一百元钱买通刘远换座位,但是被数学老师发现,马政泽、刘远、艾丰三个人被罚到教室门口罚站。
  马政泽又给刘远一百元钱让刘远替他顶罪,刘远同意。马政泽被教导主任叫走。
  艾丰把刘远骗到阅览室看书,刘远被叫到校长办公室,艾丰又让刘远假装跳楼吓唬校长以免受处分,果然吓到校长,刘远没受处分。刘远跟校长和教导主任说是自己要跟马政泽换座位。
  艾丰跟着刘远来到赵屏卖麻辣烫的农贸市场,她看见刘远把马政泽给他的钱悄悄放进赵屏的钱箱。艾丰想办法帮赵屏多卖了几份麻辣烫。
  
  第八章
  马政泽害怕刘远把他花钱让刘远顶罪的事说出去,马政泽非常怕他爸爸知道他在学校胡闹。雷洋给马政泽一本《初中一年级数学教程详解》让他给刘远,把刘远变成朋友他就不会出卖马政泽。
  马政泽看见艾丰给刘远买麦乐鸡块,他十分嫉妒。马政泽把《初中一年级数学教程详解》给刘远时,两个人不但不友好反而火药味十足。
  在学校食堂,马政泽按照雷洋教给他的方法追求艾丰让艾丰很反感,并且遭到周围学生嘲笑,马政泽对刘远心生嫉恨。
  刘远讲到这里时,他已经跟韩立夫在“爱神bar”酒吧里聊了一个小时。刘远约韩立夫明天来这个酒吧见面,韩立夫答应。
  
  第九章
  刘远离开“爱神bar”酒吧后,韩立夫深夜赶到警察局查找出七年前连环杀人案资料。资料显示,被害人里有一个十七岁男孩儿,他是时任石化总公司副经理马鹏程的私生子,名叫马政泽。
  韩立夫去A市第一实验中学了解到,一九九七届初一八班里有一个男生叫马政泽,被杀的男孩儿就是他。马政泽只在这个学校上了一学期就转校了。这个班里有个男孩儿叫李尚文,他在这个学校上到高中三年级时突然失踪了。李尚文是在马政泽被杀后第二天失踪的。李尚文跟着妈妈一起生活,爸爸去世了。李尚文一直是学霸,而且小提琴拉得很棒。艾丰跟李尚文一直是同班同学。
  韩立夫仔细研究马政泽被杀的案卷材料,他发现,马政泽被注射大量海洛因身亡后,凶手用马政泽身上穿的T恤衫垫着他的头然后用钝器重击他的头部。凶手杀人后把现场清理的十分干净。这种作案手法跟杀死张启楠的作案手法如出一辙。韩立夫推断刘远就是七年前失踪的李尚文。韩立夫担心艾丰跟这两宗案件有关。
  韩立夫找到艾丰,他告诉她前女友的事,艾丰也告诉韩立夫李尚文是她的初恋,高三时,李尚文突然失踪了,七年来一直音信全无。
  
  第十章
  韩立夫赴约来到“爱神bar”见到刘远,刘远继续给他讲他的故事。
  初中一年级时,艾丰和刘远的关系越来越亲密。A市第一实验中学十一文艺汇演时,马政泽跟刘远因为艾丰打架。艾丰知道刘远挨欺负,她送给他钥匙链,逗刘远开心。
  马政泽在学校霸凌刘远。艾丰把马政泽吃的巧克力夹心饼干换成饼干夹鞋油,使马政泽和雷洋一伙人吃了饼干后在班里出丑。
  教导处主任因为收了马政泽妈妈兰翠翠的好处对马政泽额外照顾,但是,马政泽让他头疼。
  放学后,马政泽和雷洋一伙人偷偷抽烟,他们发现烟里面被塞进了辣椒粉。而且,他们抽烟被教导处主任发现了。
  刘远讲到这里时,韩立夫偷偷用手机拍了一张刘远的照片,他把照片发给高晨,让他比对刘远和李尚文是否同一个人。
  
  第十一章
  刘远回忆,初中一年级下半学期,马政泽转校了。刘远始终暗恋艾丰,一晃四年过去,刘远经常给艾丰补课,两个人一同考入A市第一实验中学高中部尖子班。
  高二时,刘远跟艾丰相约骑自行去A市环岭水库玩,艾丰活泼、调皮,两个人一起捉鱼、偷瓜、偷看情侣亲热,艾丰利用每一个机会捉弄刘远,刘远发现自己陷入对艾丰的爱恋中不能自拔。但是,他看见艾丰一副大大咧咧的假小子模样,她好像拿他当哥们,他又不敢跟她表白。两个人一起爬山时,艾丰继续捉弄刘远,让刘远哭笑不得。艾丰第一次跟刘远说她五岁时,她妈妈出车祸去世的事,刘远发现艾丰粗糙、顽皮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敏感、需要呵护的心。
  
  第十二章
  刘远和艾丰从环岭水库回到市区,他们在步行街吃麻辣烫时看见穿着女人衣服、戴着假发的马政泽和雷洋一起进了一间同性恋酒吧——“爱神bar”。在酒吧门口,马政泽和刘远认出了彼此。
  刘远跟韩立夫又聊了一个小时。刘远约韩立夫再见一次面,他打算下次见面后离开A市。
  张运豪收到周彩华的十万元转账,他承诺给周彩华找到肝源,周彩华答应事成给他一百万元报酬,张运豪独自一人在车里吸毒后回家,在家里,张运豪遭到袭击身亡。
  高晨告诉韩立夫,刘远和李尚文的照片比对结果是:他们明显不是同一个人。韩立夫拿刘远用过的酒杯给高晨提取DNA跟赵屏的DNA做比对。
  韩立夫和高晨赶到张运豪家勘察张运豪死亡现场。通过排查监控录像,发现一个男人在张运豪被杀当晚九点到凌晨两点一直在张运豪家附近徘徊。韩立夫用自己手机里偷拍的刘远的照片跟监控录像里的黑衣男子进行比对,最终警方确认徘徊在张运豪家附近的黑衣男子是刘远。
  刘远来到艾丰的心理咨询室,他告诉艾丰自己就是李尚文,艾丰震惊。刘远告诉艾丰,七年前,是他把喝醉酒的艾丰放进马政泽的车里,让马政泽带走了她。艾丰愤怒打了刘远。刘远说七年前是自己杀了马政泽,之后赵屏帮他逃到了俄罗斯。
  韩立夫看见刘远去了艾丰的咨询室。
  
  第十三章
  韩立夫如约来到A市步行街的“爱神bar”跟刘远见面,这一次,酒吧里和酒吧外都埋伏着便衣警察。
  刘远继续给韩立夫讲他和艾丰的故事。
  赵屏因为胃穿孔住院,刘远父亲的生前好友乔振明把赵屏送进医院,并给她介绍了一个新工作——给别人看别墅。
  刘远陪赵屏去别墅,这个别墅十分豪华。
  刘远给赵屏送胃药时,知道这栋别墅是马政泽家的,马政泽的爸爸马鹏程五十多岁,马政泽的妈妈兰翠翠三十多岁。乔振明对马鹏程极尽溜须拍马之势。乔振明教刘远要学会跟有钱人做朋友。
  刘远再次到别墅看赵屏时,马鹏程邀请刘远一起吃午饭。饭后,刘远参观了马鹏程收藏的满地下室古董乐器,刘远给马鹏程拉了小提琴曲,得到马鹏程赏识。
  
  第十四章
  马鹏程请刘远给马政泽补课,刘远为了贴补家用答应。刘远为了跟马政泽拉近关系,他特意学唱欧美男同性恋歌手的歌。
  刘远第一次给马政泽补课,因为,刘远会唱男同歌手的歌,马政泽迅速对刘远有了好感。
  马政泽邀请刘远一起去“PUNK”酒吧玩。来这间酒吧的人都打扮得如妖魔鬼怪般恐怖,歌手唱的歌是歇斯底里的乱吼。马政泽故意大声说出刘远是A市第一实验中学的学霸,引来一大帮痛恨学习的人的仇恨目光,刘远清唱欧美男同歌手的歌化险为夷。离开酒吧时,车里多了一个喝醉的女孩儿,刘远不愿参与他们说的游戏自己先下车。刘远发现了马政泽的疯狂和邪恶。
  马政泽告诉刘远他们只是给喝醉的女孩拍照,并没有做刘远以为的龌龊事。刘远答应给马政泽有偿写作业。
  A市第一实验中学校长朱校长告诉刘远,有一个外校的高中女生去“PUNK”酒吧玩,她喝醉酒后遭到强暴并怀孕,她只记得她上了一辆面包车,车里有个A市第一实验中学的学霸叫刘远。刘远说出是马政泽带他去酒吧玩,他并没参与对女孩施暴。朱校长交代刘远对这件事保密。
  朱校长告诉刘远那个女孩儿的事解决了,涉事人对那个女孩儿家做出了经济补偿,女孩儿家不再追究。朱校长交代刘远对此事必须守口如瓶。否则,刘远难脱干系。
  马政泽不再用刘远补课,马政泽打算出国。
  
  第十五章
  刘远去别墅找赵屏想告诉她朱校长跟他说的事。刘远在别墅撞见马鹏程跟赵屏表白说他喜欢赵屏。赵屏跟刘远说,对她来说马鹏程是个依靠。
  赵屏知道马政泽侵犯女孩儿的事并让刘远必须对这件事守口如瓶才能自保。
  刘远找到艾丰,他把马政泽侵犯女孩儿的事和马鹏程追求赵屏的事都告诉了艾丰。
  艾丰化妆成男同性恋者去“爱神bar”,她略施小计给几个男人留下马政泽的电话号码。
  马政泽跟男同约会,艾丰报警说有人在酒店房间卖淫。刘远和艾丰躲在酒店大厅看见马政泽和一个男人被警察带走。
  刘远跟韩立夫谈完后,刘远被捕。
  
  第十六章
  刘远面对警察的审讯表示自己是无辜的,即使警察出示证据,他坚称自己无罪。
  韩立夫在审讯室出现表明刑警身份,刘远惊慌。
  韩立夫审讯刘远,刘远承认他的原名叫李尚文。
  刘远交代他偶然听到张启楠要绑架艾丰的事,他为了保护艾丰杀了张启楠。
  面对韩立夫的推理,刘远承认,七年前,刘远杀了马政泽,因为马鹏程为了自己升官发财让李铁军(李尚文的爸爸)背黑锅对工厂的爆炸事故负责,李铁军突发心梗去世。刘远说他模仿七年前连环杀人狂的作案手法布置杀死马政泽的现场,迷惑警方。
  刘远承认是他杀了张运豪,因为张运豪打算继续干张启楠干的卖肝的勾当。
  刘远给韩立夫讲他小时候跟爸爸在一起时的事,李铁军耿直、善良,他们一家三口相亲相爱,直到李铁军突然去世,一家人家破人亡。
  刘远认为害死他爸爸的是一种对待“恶人”的态度,每一个人每一次放纵恶人作恶的冷漠态度都是在帮助恶人作恶!
  
  第十七章
  一年后,韩立夫跟艾丰在A市环岭水库见面。今天是李尚文的周年,艾丰把他的骨灰撒进他们曾经一起捉鱼的河里。
  韩立夫认为李尚文给他讲故事,只是在跟他自首,艾丰不置可否,她说打算离开A市。
  艾丰在C市开了一家心理咨询室,她在咨询室里睡着了,她又做了那个一直困扰着她的梦。
  七年前,李尚文让艾丰陪他去别墅见赵屏。
  艾丰藏在树丛中听见赵屏跟李尚文说她知道李铁军的真正死因。赵屏让李尚文假装什么也不知道,要他靠着马鹏程使自己强大起来。
  马鹏程承诺李尚文资助他出国留学。
  李尚文告诉艾丰,马鹏程知道是艾丰和李尚文设计让马政泽跟一个男人约会并被警察逮捕。马鹏程要求李尚文跟艾丰断绝来往。
  艾丰跟李尚文去A市步行街吃散伙饭,艾丰和李尚文喝醉。
  李尚文把喝醉酒的艾丰放进马政泽的车里,他满脑子想的是马鹏程跟他说的话——我资助你出国留学,你会前途无量。李尚文看着马政泽开车把艾丰带走。
  艾丰给李尚文打电话说自己被马政泽强暴,她杀了马政泽。李尚文酒醒了,他追悔莫及。李尚文决定替艾丰顶罪,他让艾丰换了衣服把她送回家,李尚文回到案发现场清理干净艾丰留下的痕迹······
  艾丰在咨询室里惊醒,她想起一年前李尚文跟她说的话——“没有人能原谅我,包括我自己!你和我不一样,没有人能释放你,除了你自己!” 艾丰烧了一套衣服,这套衣服是她杀死马政泽后,李尚文给他买来换下的衣服。艾丰发现灰烬是最纯净的白!
   ……
  您没有登录,注册并登录后方可阅读全部公开的正文!
  免费注册 | 马上登录

  [阅读作品正文]

   编辑:艾妞   [举报]

赞一个 顶啊 0   踩一下 踩啦 0   点击收藏。收藏后可以在会员中心快速找到我哦 收藏 0
[登录后再戳我哦]
声明: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授权后转载须注明出处:"转自华语编剧网 www.1bianju.com",谢谢支持!法律顾问 张春杰律师 提醒您:版权所有,侵权必究![如何申请转载]
共有 0 个评论
写个评论
请注意:反馈问题、提交疑问请到 建议反馈 页面,在此评论不会得到回复

您的大名: *
联系方式: (如电话、地址、Email等。可空白)
评论内容:
插入表情 *(5-500字)
验 证 码: 今天是1月几号?(提示:25号) *
  
编剧的其他相关作品:

1、灰烬飞舞(8-12章) [小说·爱情, 青春校园, 悬疑推理]  (2019/5/13) 阅读:2660
2、灰烬飞舞(13-16章) [小说·爱情, 青春校园, 悬疑推理]  (2019/5/13) 阅读:2539
3、灰烬飞舞(17章) [小说·爱情, 青春校园, 悬疑推理]  (2019/5/13) 阅读:2650

返回顶部